《太平御览·第九部》州郡部(卷0161-0172) 居处部(卷0173-0180)

向古曲网古典书籍库投稿(古币奖励)您现在的位置: 古曲网 > 古典书籍 > 子部 > 类书 > 太平御览 > 正文
【字体: 】  

《太平御览·第九部》州郡部(卷0161-0172) 居处部(卷0173-0180)


●卷一百六十一

  ◎州郡部七

  ○河北道上
 
  怀州

  《元和郡县图》曰:怀州,河内郡。《禹贡》冀州之域,覃怀之地。周为畿内及卫、邗、雍三国。春秋时属晋。七国时属韩、魏二国。秦兼天下,灭卫,为三川郡。
 
  《禹贡》曰:覃怀底绩,至于衡漳。
 
  《后汉书》曰:光武定河内而难其守,问于邓禹曰:“诸将谁可使守河内者?”禹曰:“昔高祖任萧何于关中,无复西顾之忧。今河内带河为固,户口殷实,北通上党,南迫洛阳。寇恂文武备足,非此了不可也。”乃拜恂为河内太守。恂移书属县,讲兵肄射,伐湛园之竹以为矢,养马收租以给军。
 
  《左传》曰:周与郑人苏忿生之田:州、陉、隤、怀。(州,今河内县。)
 
  又曰:襄王赐晋文公以阳樊、温、原、攒茅之田。晋於是始启南阳。(在晋山之南,河之北,故曰南阳。)
 
  《元和郡县图》曰:河内县,《春秋》野王邑也。
 
  《左传》曰:晋人执晏弱于野王。
 
  《汉志》曰:武德县,属河内。始皇东巡,自以武德定天下,故名之也。
 
  《十道志》曰:修武,本宁邑也。
 
  《韩诗外传》曰:武王伐纣,勒兵於宁,故改曰修武。
 
  《韩非书》曰:秦昭王败赵长平,西伐修武。
 
  《汉书》曰:汉武帝将幸缑氏,至汲县之新中乡,得南越相吕嘉首,因立为获嘉县。
 
  孟州

  《图经》曰:孟州,河阳郡。《禹贡》冀、豫二州之境,则武王伐纣,会盟津是也。周为畿内,苏忿生之邑。后为晋邑。
 
  《左传》曰:晋侯召王,以诸侯见,且使王狩。仲尼曰:“以臣召君,不可以训。”故书曰:“天王狩于河阳。”
 
  《北齐书》曰:神武使潘岳镇北城,又使高永乐守南城,以备西魏;又东魏所筑中氵单城仍置河阳关;故有河阳三城侯使。
 
  《冀州图经》曰:河阳,在河内郡南六十四里,有宫有关。
 
  《晋书》曰:潘岳才名冠世,为众所嫉,出为河阳令。
 
  《左传·隐三年》曰:郑祭足帅师取温之麦。秋,又取成周之禾。
 
  又《僖十年》:狄灭温,(今河内温县。)温子奔卫。周襄王以地赐晋文公。
 
  卫州

  《元和郡县图》曰:卫州,汲郡。《禹贡》冀州之域,后为殷都,卫县界朝歌是也。战国时属魏。秦属河东郡。(汉为汲县地。)
 
  《地理志》曰:河内,殷之旧都,周既灭殷,分其畿内为三国,《诗·风》邶、鄘、卫是也。邶以封纣子武庚;鄘,管叔尹之;卫,蔡叔尹之;以监殷人,谓之三监。
 
  《史记》曰:周旦以成王命兴师,杀武庚禄父,杀管叔,放蔡叔,以殷馀民封康叔为卫君,居河、淇之间故商墟。
 
  《汉志》曰:朝歌,属河内,纣所都。周武王弟康叔所封,更名卫。王莽曰雅歌。
 
  《刘子》曰:邑号朝歌,墨子回车。
 
  《后汉书》曰:虞诩为朝歌令,多盗,连年不解,亲旧多劳吊之,曰:“得朝歌何衰也!”诩笑曰:“难者不避,易者必从,臣之节也。”诩谒河内太守马棱,棱曰:“君儒者,乃在朝歌?甚为君忧之。”诩曰:“贼犬羊相聚,以求饱暖耳。去敖仓不过百里,不知取以为粮;青、冀州民,不知掠以为众,守其阨塞,此为断天下之右臂也。今则不然,此无大计之效也。”诩悉平之。
 
  《春秋后序》曰:太康五年,吴寇始平,余自江陵还襄阳,解甲休兵,乃申予旧意,修成《春秋释例》及《经传集解》。始讫,会汲郡汲县有发其界内旧冢者得古书,皆简编科斗文字,发冢者不以为意,往往散乱。科斗书久废,推寻不能尽通,始者藏在秘府,余晚得见之。
 
  刘澄之《山川古今记》曰:黎阳,古黎国也。《诗》曰:“黎侯寓于卫”是也。
 
  相州

  《元和郡县图》曰:相州,邺郡。《禹贡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时地属晋。战国时属魏,魏文侯使西门豹守邺是也。秦并天下,为邯郸、上党二郡之地。汉高祖分置魏郡,治邺。
 
  《尚书》曰:河亶甲居相。
 
  《后魏书》曰:道武幸邺,访立州名,尚书崔光对曰:“昔河亶甲居相,宜曰相州。”道武从之。
 
  《汉志》曰:魏郡,领邺、馆陶、斥丘等一十八县。
 
  《后魏书》曰:文帝太和十八年,卜迁都,经邺,登铜雀台,御史崔光等曰:“邺城平原千里,漕运四通,有西门使、起旧迹,可以饶富,在德不在险,请都之。”孝文曰:“君知其一,未知其二,邺城非长久之地,石虎倾於前,慕容灭於后。国富主奢,暴成速败。且西有枉人山,东有列人县,北有柏人城。君子不饮盗泉,恶其名也。”遂止。
 
  《魏书》曰:黄武二年,以魏郡东部为阳平郡,西部为广平郡。广平、阳平、魏平三郡为三魏也。
 
  《图经》曰:安阳,纣都也,在淇、洹二水之间,本殷墟所谓北冢是也。
 
  《战国策》曰:纣昔聚兵百万,左饮淇水使竭,右饮洹水不流。
 
  《晋书·载记》曰:石勒诸将佐议欲都邺,将攻三台,张宾进曰:“三台险固,攻守未可卒下。”於是进襄国。
 
  《汉志》曰:内黄,属魏郡。《春秋》“吴子、晋侯会于黄池。”今黄泽在西,陈留有外黄,故加内云。
 
  洺州

  《十道志》曰:洛州,广平郡。属《禹贡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时为赤狄地,后属晋。
 
  《左传》:“晋荀林父败赤狄于曲梁”是也。七国时属赵。秦并天下,为邯郸郡。汉初,置广平国。
 
  《禹贡》曰:覃怀底绩,至于衡漳。(衡漳在肥乡县。)
 
  《左传》曰:公会单顷公及诸侯,同盟于鸡泽。杜注云:鸡泽在广平曲梁县。
 
  《汉志》:广平国,领县十六。武帝征和二年改为平干国,宣帝复故。王莽曰富昌。
 
  《十道志》曰:洛水县,本汉斥漳县也。
 
  《汉志》曰:以其国斥卤,故云斥漳。
 
  又曰:曲周,属广平国。莽曰直周。
 
  《图经》曰:邯郸,单,尽也;邯,山名,谓邯山之所尽也。
 
  邢州

  《十道志》曰:邢州,钜鹿郡。《禹贡》冀州之域。秦并天下,於此置信都县,属钜鹿郡。
 
  《左传》曰:凡蒋、邢、茅,周公之胤也。
 
  又《成十五年》:楚大夫申公奔晋,晋以为邢大夫。(东阳,晋之山东,魏州广平是。)
 
  《郡国志》曰:邢州尚书坊东平地,周百馀步,其所鸣响,人马行上轰轰有声,掘之即火出。
 
  《十三州记》曰:钜鹿,唐虞时大麓之地。《尚书》:“尧试舜百揆,纳于大麓。”麓则林之大者。尧之禅舜,欲使天下皆见之,故合群臣与百姓,纳之大麓之野,然后授舜,以明己禅也。
 
  《张耳传》曰:高祖从平城还,过赵,赵王自上食,礼甚卑。高祖箕踞。赵相贯高等乃壁人柏人,要之。上过欲宿,心动,问:“县名为何?”曰:“柏人。”上曰:“柏人者,迫於人也!”不宿而去。(柏人,今尧山县。)
 
  冀州

  《十道志》曰:冀州,信都郡。
 
  《元和郡县图》曰:春秋时属晋。七国时属赵。在秦属钜鹿郡。
 
  李公绪《赵记》曰:赵孝成王造坛台之宫为赵都,朝诸侯,故曰信都。
 
  《史记》曰:秦时有说客说张耳曰:“两君羁旅,难以独立;立赵后,扶以义,可以就功。”乃求赵歇,立为赵王,居信都。
 
  《汉书》曰:项羽分赵,立张耳为常山王,居信都,改曰襄国。
 
  《晋书》曰:张宾说石勒曰:“襄国因山凭险,实形势之国,可都之。”遂都於此。
 
  《晋书》曰:初,童谣云:“古在左,月在右,让去言,或入口。”“古在左,月在右”,胡字也。“让去言”,襄字也。“或入口”,为国也。寻为石勒所都。
 
  《后汉书》曰:王郎僣号,河北悉应。光武自蓟南行,至下博,惶惑不知所之,有白头父在道傍,指曰:“努力!信都为长安守。”光武即驰赴信都,太守任光开门出迎。
 
  《魏志》曰:韩馥为冀州牧,公孙瓒欲袭之。袁绍使高幹讽馥,令以冀州让绍。馥素恇怯,因然其计,馥长史耿武谏曰:“冀州虽鄙,带甲百万,穀支十年。袁绍孤客穷军,譬如婴儿在股掌之上,绝其乳哺,立可饿杀,奈何以州与之?”馥不从,以州与绍。
 
  卢植《冀州风土记》曰:冀州,圣贤之泉薮,帝王之旧地。
 
  《十三州志》曰:冀州之地,古京也。人患剽悍,故语曰:“仕宦不偶值冀部。”
 
  《后汉书》曰:王郎起,光武自蓟南驰,及至南宫,遇大风雨,光武引车入道傍空舍,冯异抱薪,邓禹爇火,光武对灶燎衣。异进麦饭兔肩。
 
  《魏志》曰:太祖拔邺,领冀州牧,或说太祖“宜复古置九州,冀州所制者广,天下服矣。”太祖将从之,荀彧曰:“若是,则冀州当得河东、冯翊、扶风、西河、幽、并之地,所夺者众。今分冀州,将皆动心。一旦生变,天下未易图也。”公从之。
 
  赵州

  《元和郡县图》曰:赵州,赵郡。《禹贡》冀州之域。春秋时属晋。战国时属赵。秦为邯郸郡。汉为常山郡平棘县地,又赵国。自两汉及魏,以封建子弟。
 
  《赵记》云:女子盛饰冶容,习丝竹,长袖,倾绝诸侯。
 
  《左传》曰:师及齐师、卫孔圉、鲜虞伐晋,取棘蒲。(即今平棘县也。)
 
  《史记》曰:苏秦说赵曰:“当今之时,山东之建国莫强於赵。赵地方二千里,西有常山,南有漳河,东有清河,北有燕代。”
 
  《汉志》曰:元氏,属常山县。王莽曰井关亭。赵公子元之封邑,故曰元氏。
 
  《后汉书》曰:光武北征彭宠,阴后从行,生明帝於元氏传舍。章帝幸元氏,祠光武、显宗於县舍,又祠显宗於始生堂,皆奏乐,用新诗,复元氏祖。
 
  《十道志》曰:高邑县,赵房子之邑,《竹书纪年》作鲂子。汉以为鄗县。后汉复改为高邑。
 
  《后汉书》曰:光武至鄗,群臣请即帝位,於是设坛场於鄗南千秋高亭五成陌。(今赵州柏乡县。)
 
  镇州

  《十道志》曰:镇州,常山郡。
 
  《元和郡县图》曰:《禹贡》冀州之域。周为并州地。春秋时为鲜虞国。战国时属赵。秦兼天下,为钜鹿郡。
 
  《十三州志》曰:真定,本名东垣,以河东有垣,故此加东耳。
 
  《汉书》曰:高祖时,代相陈豨反,使赵利守东垣。上自攻之,不下,卒骂帝,帝怒,增兵急攻城,斩骂者,改曰真定。
 
  《汉志》曰:井陉,属常山郡。
 
  《穆天子传》曰:天子猎于鉶山。注曰:燕、赵谓山脊为鉶,即今井陉是。
 
  《史记》曰:秦始皇十八年,攻赵,王剪下井陉。
 
  《元和郡县图》曰:灵寿县,本中山国都也。
 
  《十三州志》曰:中山武公本周之同姓,其后桓公不恤国政。晋太史馀见周王,王问之:“诸侯孰先亡?”对曰:“中山之俗以昼为夜,以臣观之,中山其先亡乎?”其后魏乐羊为文侯将,拔中山,封之灵寿。
 
  《战国策》曰:九门县本有九室而居,赵武灵王改为九门县。
 
  《史记》曰:赵惠王三十八年,蔺相如城九门大城。
 
  定州

  《十道志》曰:定州,博陵郡。《禹贡》冀州之域。虞舜十二州,盖井州之域。春秋时鲜虞白狄之国,后改为中山国。
 
  张曜《中山记》曰:郡理中山,以其城中有山,故谓之中山。又云:郡治中人城。
 
  《汉志》曰:卢奴县,属中山国。卢水出焉。
 
  《图经》曰:安喜县,即古卢奴县也。有黑水故池,深而不流;俗谓黑水为卢,不流为奴。
 
  《汉书·外戚传》曰:宣帝母王夫人,微时与父泣别於柳宿城。(在丰义县。)
 
  《十道志》曰:唐县,本春秋时鲜虞邑也,汉为唐县地。
 
  《汉志》曰:唐县,属中山国。王莽曰和亲。故尧国也。尧为唐侯,邑於此。尧山在唐东北望都界。孟康曰:晋荀吴伐鲜虞,入中人,今中人亭是。
 
  应劭《风俗通》曰:中人城北四十里有左人亭,鲜虞故邑。(左人亭即唐县也。)
 
  《汉书》曰:望都,属中山国。莽曰顺调。尧山在北,尧母庆都山在南,登尧山见都山,故以为名。
 
  《图经》曰:陉邑县,本七国时中山国之苦陉县也。
 
  《史记》曰:李克为中山相,苦陉之吏上计,入多於前,克曰:“苦陉上无山林之饶,下无薮泽牛马之息,而入多於前,是扰乱吾民也。”於是免之。
 
  《十道志》曰:鼓城县,春秋鼓子之邑,汉下曲阳之地。
 
  《春秋左氏传》曰:晋荀吴围鼓,以鼓子鸢鞮归。(钜鹿下曲阳有鼓众。)
 
  《十三州志》曰:中山有上曲阳,故加下耳。
 
  《图经》曰:北平县,本秦曲逆县之地,属中山国。
 
  《汉书》曰:高祖北征还过曲逆,上其城,望室甚大,曰:“壮哉县!吾行天下,独见洛阳与是耳。”於是封陈平为曲逆侯。
 
  《后汉书》曰:章帝北巡北岳,以曲逆名不善,改为蒲阴。
 
  瀛州

  《十道志》曰:瀛州,河间郡。《禹贡》冀州之域。舜十二州为并州之境。春秋时属燕、赵二国。秦并天下,为河间郡。汉为河间国。
 
  《郡国志》曰:瀛州,以地带沧海,物产滋瀛,故以名之。又云:以瀛海为名。
 
  《汉志》曰:河间国,领县四:乐成、侯井、武隧、弓高。王莽曰朔定。应劭曰:在两河之间。
 
  《汉书》曰:武帝时,望气者云“西北有女极贵”,遂访之於河间,得钩弋夫人。
 
  《十道志》曰:博野县,本汉蠡吾县地。
 
  《十三州志》曰:太初元年,蠡吾侯志入继孝质,是为孝桓帝。追尊其父蠡吾侯翼为孝宗皇帝,陵曰博陵,因改为博野县。
 
  《汉志》曰:高阳县,属涿郡。王莽曰高亭。以其在高河之阳,故曰高阳。
 
  《汉志》曰:东平舒,属渤海郡。以代郡有平舒,故此加东也。(即平舒县。)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[7] [8] [9] [10]  ...  下一页 >> 

不详   文章录入:旨卿    责任编辑:旨卿 更新时间:2008/2/3 21:05:59   发表评论
分享到: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相关文章

    推荐音乐
    推荐视频
    古曲网-中国古典音乐 商标
    古曲网(中国古典音乐网)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4-2009 | 网络带宽由赞助
    小米彩票投注 幸运时时彩 小米彩票网址 全球彩票开户 幸运时时彩 幸运时时彩 广西快3走势 幸运时时彩平台 全民彩票 贵州快3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