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太平御览·第四十五部》神鬼部(0881-0884)  妖异部(0885-0888) 兽部(0889-0900)

向古曲网古典书籍库投稿(古币奖励)您现在的位置: 古曲网 > 古典书籍 > 子部 > 类书 > 太平御览 > 正文
【字体: 】  

《太平御览·第四十五部》神鬼部(0881-0884)  妖异部(0885-0888) 兽部(0889-0900)


●卷八百八十一

  ◎神鬼部一

  ○神上

  《易》曰:阴阳不测之谓神。(神者,变化之极,妙万物而为言,不可以形诘者也。)

  又曰:知变化之道者,其知神之所为乎?(夫变化之道,不为而自然。故知变化者,则知神之所为。)惟神也,故不疾而速,不行而至。

  《毛诗·嵩高》曰:维岳降神,生甫及申。

  《礼记·孔子闲居》曰:清明在躬,气志如神。

  又《中庸》曰:鬼神之为德也,其盛矣乎!视之而弗见,听之而弗闻,体物而不可遗。(体犹生也。可犹所也。不有所遗,言万物无不以鬼神之气生也。)使天下之人齐明盛服以承祭祠,洋洋乎如在其上,如在其左右。

  《诗》曰:神之格思,不可度思,矧可射思?(格,来也。矧,况也。射,厌也。言神之来,其形像不可亻意度,况可厌倦乎?)

  又《祭法》曰:山林、川谷、丘陵能出云为风雨、槛逯物皆曰神。

  又《祭义》宰我曰:“吾闻鬼神之名,不知其所谓。”钟曰:“气也者,神之盛也;魄也者,鬼之盛也。合鬼与神,教掷炅也。众生必死,死必归土,此之谓鬼。骨肉毙于下,阴为野土,其菩蔻扬于上为昭明,荤蒿凄怆,此百物之精也,神之着也。因物之精,制为之极,明命鬼神,以为黔首,则百众以畏,万民以服。”

  又《乐记》曰:明则有礼乐,幽则有鬼神。(圣人之精气谓之神,贤智之精气谓之鬼。)

  《左传》曰:庄公。有沙驳于莘,(有神,声以接人。莘,虢地。)惠王问诸内史过曰:“是何故也?”对曰:“国之将兴,明沙驳之,监其德也;将亡,神又降之,观其恶也。故有得神以兴,亦有以亡。虞、夏、商、周皆有之。”王曰:“若之何?”对曰:“以其物享焉。其至之日,亦其物也。”王从之。内史过往,闻虢请命,反曰:“虢必亡矣。虐于民而听於神。”神居莘,虢公使祝应、宗区、史嚚享焉。神赐之土田,史嚚曰:“虢其亡乎!吾闻之:国将兴,听於民;将亡,听於神。神,聪明正直而壹者也,依人而行。虢多凉德,其何土之能得?”(凉,薄也。为僖二年晋灭下阳传。)

  又《宣上》曰:昔夏之方有德也,远方图物,(图画山川奇异之物献之。)贡金九牧,铸鼎像物,(像所图物,著之于鼎。)百物为植蹈,使民知神、奸。(图鬼神百物之形,使民逆备之。)故民入川泽山林,不逢不若。(若,顺也。)螭魅罔两,(螭,山神,兽形。魅,怪物。罔两,水神。)莫能逢之。

  又《昭玄》曰:晋侯有疾,郑伯使公孙侨如晋聘,且问疾。叔向问焉,曰:“寡君之疾病,卜人曰:‘实沉、台骀为祟’,敢问此何神也?”钟产曰:“昔高辛氏有二子,长曰阏伯,季曰实沉。居于旷林,不相能也,日寻干戈,以相征讨。后帝不臧,迁阏伯于商丘,主辰,迁实沉于大夏,主参。由是观之,则实沉,参神也。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。为玄冥师,生允格、台骀。台骀能业其官,宣汾、洮,障大泽,以处大原。帝用嘉之,封诸汾川。由是观之,则台骀,汾神也。”

  又《昭八》曰:石言于晋魏榆,(魏榆,晋地。)晋侯问於师旷曰:“石何故言?”对曰:“石不能言,神或冯焉,(谓有精神凭依石而言。)不然,民听滥也。抑臣又闻之曰:作事不时,怨讟动於民,则有非言之物而言。今宫室崇侈,民帘则尽,怨讟并作,莫保其性,石言不亦宜乎?”

  《论语》曰:子不语怪、力、乱、神。(神谓鬼神之事。)

  又曰:子路问事鬼神,子曰:“未能事人,焉能事鬼?”(鬼神难明,语之尾嫳,故不答。)

  《家语》曰:不食者,不世而神。

  《国语》曰:虢公梦在庙,有神人面、白毛、虎爪,执钺立於西阿之下。公惧而走,神曰:“无走,帝命曰使晋袭于尔门。”公拜稽首。觉,召史嚚占之,对曰:“如君之言,则蓐收也,天之刑神也,天事官成。”公使囚之,且使国人贺梦。舟之侨告其族曰:“众谓虢不久,吾乃今知之。”

  又曰:有沙驳於莘。王问内史过曰:“是何故?”对曰:“昔夏之兴,祝融降於崇山;其亡也,回禄信於聆隧。商之兴也,梼杌次於丕山;其亡也,夷羊在牧。周之兴也,鸑鷟鸣於歧山;其衰也,杜伯射王於鄗。(宣王杀杜伯,不辜。后宣王田于囿中,杜伯起于道左,衣朱冠,操朱弓矢,射宣王,中心拆脊而死。)今则丹朱之神也,虢其亡也。”(贾逵注曰:祝融、回禄,火之神也。梼杌,鲧也。丹朱,尧子。)

  又曰:长勺之役,曹刿问所以战於庄公。公曰:“余不爱衣食於民,不爱牲玉於神。”对曰:“夫惠本而后民归掷昃,民和而后沙驳之福。匠搏惠以小赐,祠以独恭,小赐不咸,民弗归也;独恭不优,神弗福也。”

  又曰:夏之衰也,褒人之沙驳,化为二龙,以同於王庭,而言曰:“余,褒之二君也。”夏后卜杀之、与去之、与止之,莫吉;卜请其漦而藏之,吉。乃布币焉而策告之,龙亡而漦在,椟而藏之。

  又曰:古者民神不杂。(谓司民、司神之官各异。)民之精爽不携贰者,而又能齐肃衷正,其智能上下比义,其圣能光远宣朗,其明能光照之,其聪能听彻之,如是,则明沙驳之。在男曰觋,在女曰巫。

  《河图》曰:东方苍帝,神名灵唾况,精为青龙;南方赤帝,神名赤熛怒,精为朱鸟;中央黄帝,神名含枢纽,其精为麟;西方白帝,神名白招矩,精为白虎;北方黑帝,神名叶光纪,精为玄武。

  《龙鱼河图》曰:天岁星主德庆,其精下为大社之神;天太白星主兵凶,其精下为雨师之神;天荧惑星主司非,其精下为风怖戤神;天辰星之气司灾,其精下为先农之神;天镇星主得土之庆,其精下为灵星之神。

  又曰:东方太山君神姓圆名常龙,南方衡山君神姓丹名灵峙,西方华山君神姓浩名郁狩,北方恒山君神姓登名僧,中央嵩山君神姓寿名逸群,呼之令人不病。东方太山将军姓唐名臣,南方霍山将军姓朱名丹,西岳华阴将军姓邹名尚,北岳恒山将军姓莫名惠,中岳嵩高山将军姓石名玄,恒存之,却百邪。东海君姓冯名修青,夫人姓朱名隐娥;南海君姓视名赤,夫人姓翳名逸寥;西海君姓勾大名丘百,夫人姓灵名素兰;北海君姓禹名帐里,夫人姓结名连翘;河伯姓公名子,夫人姓冯名夷君。有四海河神名,并可请之,呼之却鬼气。

  又曰:发神名寿长,耳神名娇女,目神名珠映,鼻神名勇卢,齿神名丹朱。夜卧三呼之,有患亦便呼之九过,恶鬼自却。

  《史记》曰:赵襄子为智伯所败,走奔晋阳。原过从后,至於王泽。见三神人,自带以上可见,自带以下不可见,与原过竹二节,节莫通,曰:“为我以是遗赵无恤。”原过既至,以告襄子,襄子齐三日,亲自剖竹,有朱书曰:“赵无恤,余霍太山之阳侯,天使也。三月丙戌,余将使汝反灭智氏,汝亦立我百邑,余将赐汝林胡之地。”襄子再拜受,如三神之令,果以丙戍戌灭智氏。

  又曰:始皇梦与海神战,如人状。问占梦博士,曰:“水神,不可见,以大鱼蛟龙为候。今上祷祠谨而有此恶神,当除去而善神可致。”

  又曰:始皇西南渡淮死戤衡山南郡,浮江至湘山祠,逢大风,几椿得渡。上问博士曰:“湘君何神?”博士对曰:“闻尧女舜之撇蘙,而葬此於是。”始皇大怒,使刑徒三千人伐湘山树,赭其山。

  《汉书》曰:高祖夜径泽中,有大蛇当迳,乃前拔剑斩蛇。后人来至蛇所,见一老妪夜哭,人问何哭,妪曰:“人杀吾子。”人曰:“妪子何为见杀?”曰:“吾子白帝子也,化为蛇当道,今赤帝子斩之。”因忽不见。

  又曰:张良常游下邳圯上,有老父至良所,直堕其履圯道下,谓良曰:“孺子下取履。”良因取之。父笑而去,良殊大惊。父去里馀,复还,曰:“孺子可教矣。后五日平明,与我会。”良怪之,跪曰:“诺。”五日平明往,父已先在,怒曰:“与老人期,后,何也?后五日复会,早来。”良半夜往。有顷,父亦来,喜曰:“当如是。出一编书,曰:”读此,当为王者师矣。后十三年,孺子见我济北穀城下,黄石即我矣。”视其书,即《太公兵法》也。

  又《郊祠志》曰:秦文公九年,获若石云,于陈苍北阪城祠之,其神或岁不至,或岁数来。来常以夜,辉若流星,从东方来集于祠城,若雄雉,其声殷殷云,野鸡夜鸣。

  又曰:始皇游海上,行礼祠名山大川及八神,将自古而有之。或曰太公以来作之八神:一曰天主,二曰地主,三曰兵主,四曰阴主,五曰阳主,六曰日主,七曰月主,八曰誓时主。

  又曰:武帝初即位,尤敬鬼神之祠。上求神君,舍之上林中磃氏馆。(磃音蹄。)神君者,长陵女子,以乳死,见神於先后宛若,宛若祠之其室。平原君亦往祠之,其后子孙以尊显。

  又曰:亳人缪忌奏曰:“天神贵者太一,太一佐曰五帝。”(谓青帝灵唾况,赤帝赤熛怒,黄帝含枢纽,白帝白招矩,黑帝叶光纪也。)

  又曰:游水发根言上郡有巫,病而鬼下之。上召置之甘泉。及病,使人问神君,神君言曰:“天子无忧病,病少愈,强与我会甘泉。”於是上病愈,遂起,幸甘泉。病良已,大赦,置寿宫神君。神君最贵者曰太一,其佐曰大禁,司命之属皆从之。非可得见,闻其言,言与人音等。时去时来,来则风肃然。居室帷中。时昼言,然常以夜。天子祓然后入。因巫为主人,关饮食。所欲言,行下。又置寿宫、北宫,张羽旗、设共具,以礼神君。所言,上使受书,其名曰画法。其所言,世俗之所知也,无绝殊者,而天子心独喜其事秘,世莫知也。

  又曰:公孙卿言见神人端愠山,若云欲见天子。天子於是幸缑氏城,拜卿为中大夫,遂至端愠。宿,留之数日,无所见,见大人迹云。

  又曰:祠神人於交门宫,若有乡坐拜者。(师古曰:如有神景像,向祠坐而拜也。)或言益州有金马碧鸡之神,可醮祭而致。於是谴谏大夫王褒,使持节而求之。

  又曰:谷永说成帝曰:“昔周史苌弘欲以鬼神之术辅导灵王会朝诸侯,而周愈微,诸侯叛;楚怀脱小祭祠,事鬼神,欲以获福助、却秦师,而兵挫地削,身辱国危;秦始皇并天下,甘心於神仙之道,遣徐福、韩终之属,多赍童男童女,入海求神彩药,因逃不还,天下怨恨。”

  《汉书》曰:文帝思贾谊,徵之。至,入见,上方受礻喜,坐宣室。上因感鬼神事而问鬼神植稻,谊具道所以然之故,至夜半,文帝前席。

  《后汉书》曰:光武渡呼沱河,至下博城西,遑惑不知所之。有白衣老父在道旁指曰:“努力信都郡,为长安守。”光武即驰赴之。

  又曰:何敞祖父比干,字少卿,经明行修,为汝阴县狱吏,决卜靧平,活数千人,淮汝号曰何公。征和三年三月,天大阴,而比干在家,日中,梦槛弩客。车骑满门,觉以语妻。语未竟,而门有老妪八十馀,头白,求寄避雨。雨甚而衣履不沾渍。雨止,遂谓比干曰:“公有阴德,今天锡君策以广公之子孙。”因出怀中符策,状如简,长九寸,凡九百九十枚,以授比干,曰:“子孙佩印绶者如此算。”比干年五十八,有六男,又生三子。本始玄年,自汝阴徙平陵,代为名族。

  又曰:宣帝时,阴子方者,至孝,有仁恩。常腊日晨炊,见灶神形见,(《杂五行书》曰:灶神,长衣黄衣,夜被发从灶中出,知其名,呼之,而可除凶恶。)子方再拜受庆。家有黄羊,因以祠之。自是已后,暴至巨富,田有七百馀顷,舆马仆隶陛甓邦君。子方常言:“我子孙必将强大。”至孙识三世而遂繁昌。故后常以腊日祠灶而荐黄羊焉。

  又曰:班超至于置,王广德礼意甚疏。且其俗信巫,巫言:“神怒,何故欲向汉?汉使有騧马,急求取以祠我!”广德乃遣使就超请马。超密知其状,报许之,而令巫自来取马。有顷,巫至,超斩其首以送广德。

  《吴志》曰:临海罗阳县有神,自称王表,语言饮食与人尾,然不见其形。又一婢名绩纺。遣中书郎李崇赍辅国将军罗阳王印绶迎表。表随崇俱出,丝鳃山川,辄遣婢与其神相闻。表至,权於仓龙门外为立第舍。表说水旱小事,往往有验。

  何法盛《晋中兴书》曰:王猛,北海人。少贫贱,常至洛阳货畚。有一人於市买其畚,而云:“无直。家近在此,可随我取利。”猛随去,行不觉远,而忽至深山中。此人语猛。“且住树下,当先启道君来。”须臾,猛进,见一公踞床头,须悉白,侍从十许人。有一人引猛,云:“阁司马公可进。”猛因拜老公,公曰:“王公何缘拜?”即什刀偿畚直,遣人送猛出。既顾视,乃嵩山也。

  《晋书》曰:符坚入寇,会稽王道子以威仪鼓吹求於锺山之神,奉以相国之号。及坚至寿春,望八公山,草木皆类人形。若有力焉。

  《后魏书》曰:初,圣武皇帝常率数万骑田於山泽,倏见辎軿自天而下。既至,见美人,侍卫甚盛。帝异而问之,对曰:“我,天帝女,受命相偶。”遂同寝宿。旦请还,曰:“明年周时复会此。”言终而别,去如风雨。及周岁,前所田处果复相见。天女以所生男授帝曰:“杆君之子也。善养视之,子孙相承,当世为帝。”语讫而去。子即世祖也。

  又曰:段晖师事欧阳汤,汤甚器袄戤。有童子与晖同志。后二年,童子辞归,从晖请马。晖戏作木马与之,童子甚悦,谢晖曰:“吾太山府君子,奉敕游学。匠搏喻彘,烦子厚赠,尾馛报德。子后位至常伯封侯,非报也。且以为好。”言终乘木马腾空而去。晖乃自知必将贵也。

[1] [2] [3] [4] [5] [6] [7] [8] [9] [10]  ...  下一页 >> 

不详   文章录入:旨卿    责任编辑:旨卿 更新时间:2008/2/3 21:04:46   发表评论
分享到: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• 相关文章

    推荐音乐
    推荐视频
    古曲网-中国古典音乐 商标
    古曲网(中国古典音乐网)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 2004-2009 | 网络带宽由赞助
    湖北快3走势 亿信彩票网址多少 幸运时时彩 吉林快3开奖 一分时时彩官网 幸运时时彩 五分时时彩 亿信彩票网址是多少 幸运时时彩平台 幸运时时彩